糖呢

No good thing ever dies.

Last cigarette ever, I hope that you all still there in last minute of my life.
------To best friendship

站在人群中央的时候,你根本不知道该对这个世界抱怨什么,也许这就是孤独吧.

所谓“品味”,其实就是一种从生活里累积下来的自知之明.

诗人族

诗人族的盛宴里
我的姓氏未曾被叫唤过
散会后,他们带着桂冠
并且相互赞美
唯独

将哑言的瞳孔开放给
最远最冷的
一颗星

--------路寒袖

无题

我抓了一个酸奶杯子走了好远
好像所有的垃圾桶都不见了
也许感情真的不是一杯酸奶
就可以消化的东西

One Flew Over the Cuckoo's Nest

除了孩子,我一直觉得精神病患者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灵气的人,他们的思想和笑容好像总是飞跃了这个社会固有的弧线,始终保持着让人捉摸不透又十分舒服的弧度。
看着McMurphy的时候,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见过好多这样的故事,每次在他们的眼神里,我总会替这个社会自卑,他们眼神里的清澈和格格不入仿佛对这个世界的嘲讽,总让我觉得在许多层面上人类真的几乎抬不起头来。
巴士里的麦克带着一群疯子穿出了精神病院,他们一本正经地做正常人,挥舞的手臂,风里的呐喊,都是那个时代最难能可贵的自由。各种叛逆和抵触,Mc好像每次都在畅玩之后都会被打回原形,可是他从未停止,也从未自私,他的快乐是建立在所有人的自由之上,没有半点杂质。他让比利又开始和女人建立憧憬和爱慕,让Chief不再对世界装聋作哑,半夜Party,空播球赛,样样都high到不行,只是每次的镇压都有痛苦,就像护士长的脸,像残酷的电击治疗,像保安的棍棒,桎梏从未消除,挣扎也从未停止。每次风波过后我都会为Mc担惊受怕,不是怕他被打被虐待,我知道这些他都能承受住,最害怕的事还是变成了结局,药物消灭了内心的快乐,消灭了自由,还有那残存的生命最底层的幸福。
很难想象Chief的绝望和快乐,那一刻在Mc窒息的时候,在水槽砸开窗户的时候都显得格外刺痛,友情和快乐让他开口说话让他学会再去保护身边的人,最后勇气开始的时候,一切又都死在了社会的残忍和无知的枪口之下,借最亲最爱的人的手,扼杀了整个世界的喉咙。
故事的最后,大家都笑了,为这疯一样的自由。

站在速度这么快的城市里存活

多谢爸爸妈妈的爱

每次让我都能及时醒来

清澈的心

最爱的人

都是这个世界不能丢失的全部

姑娘 生日快乐


累到全身只想贴在床上不说话.

当初的彻头彻尾的想念

都只是为了最后不掉头地说再见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