糖呢

No good thing ever dies.

我终于明白了夜跑到于生命的意义.

まあ,写真はどこにいも続けられるしな.
そうですね.

那天我去看雨屋
可惜的是大肆宣传的文艺小清新
在不太成熟的技术支撑下
只淋了一身苦笑
后来我出门,看到一对母子在江边微笑
我的快门就再也停不下来

那天我自己一个人背着相机去看樱花
看到很多的油菜花和很多很多蜂拥而至的人群
直到我走到一个静谧的小山坡
看到两个人站在一起 眺望远方
刚好那个时候没有人经过
看着你们背后的幸福线
我和我的快门都溢出了笑意